<img src="../img/attachement/jpg/site2/20190816/d8fc93877e9f1ebfd4f056.jpg" border="0">68岁大嫂28年不

  永春县达埔镇前峰村68岁妇女汤参,28年不离不弃照顾患病小叔,如今她突遭车祸截肢

  嫂子撑起的天,如今哥哥来接棒

  泉州新闻网8月16日讯 (记者 林福龙 吴嘉晓 通讯员 叶国强 汪永红 文/图)一日三餐送床头,风雨无阻;倒屎倒尿洗身体,任劳任怨,照顾患精神病的小叔,一晃就是28个年头;今年5月份,她却遇车祸截肢,她的丈夫并没放弃弟弟,一个人挺身照顾两个残疾人……

  这是发生在永春县达埔镇前峰村的真实故事。故事主要人物包括,农村妇女汤参,68岁;其丈夫张珠清,73岁;小叔,就是张珠清的弟弟张明(化名),68岁,属于精神、肢体二级残疾。

汤参遭遇车祸截肢,丈夫张珠清挑起照顾两个残疾人的重担。

  小叔有智残 大嫂不离弃

  张明比张珠清小5岁,现住在祖屋一小房间里,和张珠清的家隔着一条公路。他从小患有间歇性精神病,原本生活还能自理,年轻时结过婚,但老婆在二十多年前去世了,唯一的儿子也于十几年前离开老家,到广东打工后,杳无音信。接二连三的变故,彻底压垮了原来精神脆弱的张明。

  40岁时,张明渐渐地丧失了生活能力。谁能去照顾弟弟呢?这下,张珠清犯难了:孩子那时尚小,自己经常出门在外打工,老婆既要做饭、照顾孩子,还要去做农活,农闲时,她还到厂里拉点针织活,补贴家用。再说,让一个女的去照顾小叔,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。

  无奈之下,他硬着头皮向汤参提出照顾弟弟的要求,没想到汤参爽快地答应了,更让他想不到的是,汤参一照顾,便坚持了20多年。

  “张明脾气暴躁,嘴尖,顿顿得稀饭,浓稠的,还要配个煎鸡蛋,否则就不吃。这和我们吃的口味完全不同。”张珠清说,为了照顾两边的人,汤参经常要煮两样不同的饭菜。同时,家里一有好吃的,汤参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张明。张明特别爱吃鸭腿、鸡腿,汤参一煮好鸡汤、鸭汤,便单独将其挑出来。做完饭菜之后,汤参还要端着饭碗走一公里左右的山路才到张明的住处,等他吃完了,才收拾碗筷回家。

  张明一人独居祖屋,经常乱拉粪便。汤参一有空,经常到祖屋清理秽物。2012年,张明中风了,卧床不起,这下,汤参照看病人的任务更重了,既要把张明扶立起来,或翻动身子,以便喂食、擦洗,又得经常清理粪便。“小叔比我重几十斤,要翻动他都很难,更何况他还经常不配合。”汤参说,忙完后,她经常累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门口遇车祸 永远失左腿

  今年5月15日,这是张珠清一家的噩梦。这天中午,照顾完张明后,汤参沿着那条走了几十年的小路,急匆匆地赶回家里做农活,再过马路就到家了。可在这节骨眼上,汤参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大货车撞飞了,左腿下血肉一片模糊,2根锁骨骨折,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
  当醒过来时,汤参已经从永春县医院辗转到解放军第910医院,经过两次手术,虽然脱离了生命危险,但永远失去了左腿。

  面对不幸,汤参默默地承受,看着一家人围在病床边,她想起了小叔。“你们总得有人回去,煮饭给张明吃,要不然,他会饿死的。”可家里实在腾不出人去,张珠清只好打电话委托邻居帮忙送点饭菜去,汤参还是不放心,又交代张珠清要告知邻居煮浓稀饭。

  第二天临近中午,汤参又问起了小叔的事,总觉得让邻居照看也不是办法,非要张珠清亲自回去做饭菜给小叔吃。“我这里有孩子照看就行,不用那么多人,小叔那边也需要人照顾,你马上回去。”汤参毅然对老公说。

  汤参遇车祸的消息,牵动了社会上很多爱心人士的心。5月26日,一爱心人士到医院看望汤参,并拿出了500元表示慰问。汤参很感激地接过钱后,便嘱托孩子要把钱转交给张珠清,让张珠清用这些钱买些汤圆。“汤圆,是小叔最喜欢吃的。”汤参还惦记着小叔的爱好。

  丈夫再接力 多方来救助

  现在,张珠清接过老婆的活,按照她的吩咐,做好饭菜,细心地照料小弟。

  其实,在困难面前,张珠清并不觉得孤单。社会上众多好心人和政府相关部门,与其一道,共同呵护小弟和老婆生命的蓝天。2012年,镇、村干部在走访了解后,将张明列为低保户,享受国家低保政策;2014年,张明被列为扶贫建档立卡贫困户。社会上众多好心人士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,捐资捐物,嘘寒问暖。在得知车祸消息后,挂钩达埔镇的县发改局立即组织人员到病床边慰问了汤参,补助其长期照顾张明生活起居和因遭遇车祸而产生的医疗费用等。对此,张珠清说:“这几年来,张明享受到很多优惠政策,连房子也翻新了,也经常得到很多部门、社会爱心人士的关心慰问。”

  汤参任劳任怨地照料小叔、截肢还心系小叔的事,在前峰村获得村民广泛的赞誉。“张明的房间20多平方米,根本不讲究环境卫生,但在汤参悉心照料下,房间挺干净的。”住在祖屋旁的很多村民对记者说,要不是汤参一家,张明的命运就得改写了。

  对此,汤参只是对记者说了一句:“他智力虽然残疾了,但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”